欢迎进入主播招募网站!
主播行业动态

服务热线

4位“非网红”资讯主播自白:我们不做坐在马桶上看的那种直播

作者:edit002 发布时间:2020-12-28 14:47:21点击:

经历了4个小时的久坐,她终于从资料堆积如山的办公桌上抬起头来,这一天,是腾讯围棋AI绝艺对战日本棋手一力辽的直播,规格很高,她要和聂卫平、柯洁、罗洗河三位顶尖棋手一起,在北京演播室里直播赛况解读,但围棋、AI这些话题都“很不好聊”。“直到准备到90分,才有勇气踏进直播间。”

 

天娇在演播室与三位围棋大师直播

 

实际上,在这场“烧脑”直播之前,她还经历了两会、春运、航天等多场“超长待机”的直播,连轴转的日子里,几乎把功能饮料当水喝。

 

这是腾讯新闻张天娇作为一名移动直播出镜主播的常态。永不宕机的“运转”,随时可能到来的任务,让我们只能用零星时间采访到她。但是她说,即使是“飞人”般忙碌,她依然觉得直播是一件好玩的事情。

 

#视频:天娇两会全媒派直播幕后花絮

移动资讯直播兴起后,一批出镜直播主播的状态大多与天娇相似,累,但乐此不疲。他们在自己的“坐标”上、用一种全新的视角去观察和呈现社会,同时又用与以往电视直播态全然不同的方式承担着“信息中枢”的职责。

 

央视新闻记者蒋林,在直播圈一直被视作“教科书式”的人物。中国传媒大学宋晓阳老师几乎毫不保留地夸他——勤奋、聪明、帅,无论是什么样的选题,凭借着专业素养的积累和丰富的报道经验,他都能游刃有余地完成报道。去年,蒋林开始试水移动直播报道,春节期间更是一口气做了三场移动直播,都是一如既往的流畅和干练。但他仍不满足于此,依旧不断地反思和打磨。

相比于“老”记者蒋林,去年夏天从中国传媒大学刚毕业、进入凤凰网的李文豪没有太多经验。实际上,在读书时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移动资讯直播记者,因为直播在他毕业择业这年才真正“大放异彩”。

 

同样赞叹移动直播形态的还有中国气象频道的许伟。以往,无论是在演播室做天气预报,还是在气象灾害现场报道灾情,留给他现场报道的时间往往仅有2、3分钟,但移动直播却给了许伟半小时、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充分表达。

当然,当下的移动直播报道至然处在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阶段,至今没有一个行业公认的评价标准——何为好,何为不好?但是,正是这些率先摸索前行的先锋主播们,在用他们的脚去丈量、用脑去思考,开始为这一行业树立起“样板”和标杆。

 

移动资讯直播:未知感最迷人

 

相对比以往的电视直播,移动直播的时长成倍增加。在蒋林看来,长时间的直播与3分钟的电视现场报道相比,更像遥控飞机一样,可以飞得更远、有更多的主动性;但同时,需要牢牢握紧遥控器,也要面对更多可能的意外。

今年大年初六,蒋林在昆明机场做了一场20多分钟的返程高峰直播。直播中,他采访了一位爷爷,很顺利地聊了几句春节旅游的话题,旁边的女儿突然说:“如果你问的是我,我肯定要说坏话。”

 

蒋林其实当时内心有些慌,但是“不可以落荒而逃”。于是,他“硬着头皮”追问了下去,才知道一家人在云南遇到了导游恐吓,并且刚刚打完投诉电话。蒋林听完,并没有试图掩饰,而是转过身来,直面直播镜头,呼吁相关部门进行关注。

 

#视频:直击返程高峰首日的昆明机场(蒋林直播)

这件事在蒋林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。在采访中,他一再强调,“做移动直播,就是更真实、更贴近地去面对不可预知性”。“与未经过预采的对象随机互动,不是所有人都说好话,面对他们所说的不满,多一份真诚,帮助他们解决,也是作为媒体人的职责所在。”

 

除了随机采访对象的不可控,有一类记者,却“习惯”了踏上采访路便注定有未知风险的状态。他们就是每年夏天都要刷屏的“追风”记者。“大家都是躲了或者撤了,我们却是追上去。”

#视频:探访福建莆田暴雨后内涝灾情(许伟直播)

回归直播的本真魅力但互动没那么简单

 

除了“未知”,和网友的实时互动是移动直播的先天优势,区别于传统语态,“互动性”让观众觉得可接近性更强。因此,如何进行语态转换、与屏幕前的观众建立起联系,成为蒋林尝试了几次移动直播后着重思考的问题。

 

大年初三,蒋林到四川都江堰做春节旅游的直播报道,在这场50分钟的直播中,蒋林将镜头变成了观众“眼睛的外延”,他带着观众一起走动,全方位领略他的所见所闻。蒋林说,“有了平视视角,无论是被采访者还是屏幕前的观众都会更愿意参与进来,真正的互动才能产生。”

 

蒋林还将直播比喻成一味汤药,怎样才能更可口呢?他尝试破除电视直播时的语态,多一分幽默感,多一分自我感受的表达。特别是一些相对严肃的选题,更需要年轻态的表达。

和他一样在乎“用户体验”的,还有张天娇。在如何将资讯直播做得有趣、易看这件事上,每个出镜主播都在尽力摸索受众的偏好。张天娇谈起长征七号发射的直播,她说,“我一直在问自己,网友为什么要看?网友为什么想看?如此精专的问题怎样做才能让网友能保持长时间的注意力?”后来,她索性决定和网友一样以航天“小白”的身份,在直播中大胆地去探索去提问,自己想知道的就是很多网友想知道的,精专的航天选题也能和网友形成情感共鸣。除此之外,在航天直播中,天娇还带着嘉宾和观众一起体验VR全景产品和VR游戏,努力提升“网感”。 

在许伟看来,移动直播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和维度,它能“挖掘出更多新闻价值,呈现更多新闻本真”。在持续性强的移动报道中,不止是他能够充分表达,也给了被采访者直接面向镜头的时间,记者得以和受访者有更深刻的交流。在直播中,他让很多人对着镜头自己说话,而非以往先预采再由记者转述介绍。

 

在尼伯特追风直播中,受灾村庄的村长作为最熟悉村里地貌的人,他的第一人称介绍虽然不一定流畅,但“一定比记者转述更加直观、更有说服力”。而真实的细节最有力量,许伟的镜头记录下这样一刻:一位受灾村民看着低处被洪水冲垮的房屋,嘟哝了一句“辛苦了一年,白干了”,令人动容。

由于气象工作的特殊性和专业性,许伟还愿意当一名“科普者”,丰富直播报道的体量。

有温度,或许是当下移动直播一个新的标的——如何展现新闻事实关键和人物内心。李文豪印象最深、也是他花费心力最多的一次直播名为“别让我的大学只是梦”。那次直播,他来到了江西,故事的主人公是因贫困无法圆大学梦的两位女孩。初见面时,有一位女孩非常抵触李文豪的采访,她惧怕镜头,尤其在得知是直播之后,更是抗拒。“她们都很好强,我希望能够在直播报道时找到平衡的方式,更加客观地去呈现”,李文豪回忆说。

 

在直播前的预采中,李文豪得知她喜欢林宥嘉,回到宾馆就开始学唱她最喜欢的歌,第二天又来到她家,和她一起唱。第三天,女孩终于答应直播,李文豪并没有急切地让女孩分享,而是跟着她一起到水稻田里,卷起裤管学插秧。说起这些,李文豪脸上依然是“孩子气”,这对于他来说是一次难忘的经历,在踏入这个行业之前,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站在稻田里做采访。

李文豪用直播的形式呈现了两位女孩的真实生活,也帮助她们获得公益资助。“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价值的了,通过直播能够真的帮助到她们,”李文豪说,“我觉得是一件非常了不起、也很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 

移动直播进阶的障碍:专业度待提升

 

那么,移动资讯直播就一帆风顺吗?在腾讯新闻进行的一次内部调查中,发现资讯直播的用户对当下的直播依然有若干不满:例如视频质量差、内容不符合预期、专业度不够、互动少等。

 

宋晓阳也指出了移动直播现存的问题,“当下移动直播的专业化不够,缺少高品质的内容,语态过太松散。”在她看来,资讯直播需要具备记者全方位信捕捉的意识,需要能够对现场信息进行筛选、借力使力,这些素养其实需要在传统媒体经过训练;否则,很容易在直播现场变成“睁眼瞎”。

宋晓阳参加直播节目

 

另外,当下移动直播不同于电视直播那样,拥有着完备和职责细化的团队;相反,是一种小团队高强度作战模式。在这样的状态下,更是对团队全能专业素养的考验,一人得身兼数职,还要高效协同。移动直播,正迎来一场名为“专业素养”的较量。

在许伟看来,电视与移动直播对记者基本功的要求是相通的。曾在央视4套《远方的家》节目担任出镜记者的他,很感谢那段经历,他说,“记者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,每一个人身上其实都藏有不凡的故事,只有用心的记者才能把这些故事找出来,无论是纸、带子还是互联网,都只是传播故事的载体,内核和精神其实没有变。”而张天娇也同样深知基本功的重要性。去年长征七号直播,她第一次尝试3、4个小时之久的移动直播,除了已有资料,她还通过媒体报道、专业书籍恶补功课,最后整理出一摞70多页航天相关的资料。

除了资料层面,每场直播前,天娇还会与嘉宾进行多次沟通。过程中,她会有意识地观察嘉宾的性格、语言表达的节奏和明晰度,最后通盘去设想话语场,并重新调整采访提纲。在这一点上,宋晓阳则强调,移动资讯直播主播应当有意识地提升“新闻策展”能力,一方面对长直播的现场、流程有整体把握,另一方面做到能动地提取和输出新闻短视频、供当日信息流使用。

 

天娇在演播室进行航天直播

蒋林近期也一直在总结自己的“移动直播方法论”,“不同选题有不同面,只有把不同立方体的不同面都能理解和驾驭,才能说自己可以做好一场移动直播。”

 

而且,蒋林认为,除了补课相关知识,还需要让自己本身对话题建立兴趣,进一步是在情绪上与新闻事件建立关联,最后进入现场时需要全身心浸入,才能将真实的感受通过自己的表达和动作展现给观众。蒋林在悬崖村的直播中,提前两天进行了两次踩点,“第二天爬的时候真的觉得太累了,这个时候真的感受到了村民的艰辛”。到了第三天正式直播,他将自己扔进了环境中,在镜头前他累得气喘吁吁,甚至不小心还摔了跤,但也正是这种真实,让他的叙述有了突破屏幕的力量,和现场以及屏幕前的观众建立起更多情感上的连接。

移动资讯直播的客观限制与主观进步

 

相关标签:电商带货